[好文重點筆記] 香港 vs 台北:設一個熟食夜市到底有多難?

這個僅僅為期三晚的「合法」小夜市,卻是香港民間團體和政府周旋十個月才換來的成果。在香港設夜市有多難?為什麼會這麼難?從這篇文章一探香港長久以來的攤販問題。

原文連結在此
發表日期:2017/01/31
作者:鄧子盈
發表媒體:端傳媒
發表平台:N/A
預估閱讀時間:筆記 10 min / 原文 15 min

 


 

今年的農曆新年,在香港深水埗的一個天橋底,由14檔攤販所組成的熟食墟市(夜市)吸引了不少市民前來嚐鮮,甚為熱鬧;在這個墟市裡,檔主們都不必再躲避政府執法,安心地賣起各種地道小食:碗仔翅、雞腳、魚蛋、豆腐花。

這個看似簡單的小小墟市,卻是非常得來不易的。這是香港近年首次由民間團體推動、獲准合法經營的新春熟食墟,從除夕到初二為期3晚,每晚從七點到凌晨擺5小時,在通州街和欽州街交界的天橋下舉行。

這個墟市得以誕生,其中兩個關鍵組織即是重現街道熟食文化關注組關注綜援低收入聯盟(關綜聯)。為了促成這次熟食墟,出身小販家庭的關綜聯組織幹事李大成勞碌了近10個月。鑑於香港食環署近年來打擊無牌夜市的力道越來越強,李大成一直希望設立合法的夜市,但政府的申請程序極為複雜繁瑣、相關的政策也不完善,面對一大堆文件和要交涉的政府部門,讓他坦言一度「想放棄」。

在香港成立合法墟市,究竟有多難?這僅僅15小時新年墟市,李大成和其團體從去年三月就開始準備,歷經八個月的社區籌備(開會、試驗計劃、問卷調查、寫計畫書等)、兩個月的政府部門申請(牽扯到六個部門)還有三個星期的區議會商討,一切才能成真。

李大成表示,以現今程序,若東主想自己申請臨時牌照(臨時公眾娛樂場所牌照和臨時食物製造廠牌照),可能性幾乎為零。

政府沒有制定任何政策、又沒提供任何援助,來支持由下而上的做法,公眾只能摸黑去通過這些關卡,『若你自己能克服層層困難,我就讓你做吧。』

這次的臨時墟,限於法例不許使用明火,更不可以油炸,加上許多攤商共用插頭導致電壓不足,很多食客吃不到夠熱夠辣的食物(甚至有沒有熟都不知道了),直呼可惜,檔主也只能無奈。

自1973年,港府開始停發新牌照,牌照的繼承又存在限制,令持牌小販數量年年有減無增。1995年,港府開始嚴厲加強對無牌小販執法。截至去年12月,根據食環署統計,香港僅剩下5911個持牌小販,以及1400個無牌小販。

反觀台灣,台灣政策鼓勵攤販自治,許多夜市自組自治會,自我管理清潔、衛生、空氣等問題,使得台灣夜市變得鼎盛繁華,形成特有文化(我猜測因為端傳媒市場主要為香港和台灣,所以才拿台灣舉例當對照)。以台北為例,寧夏夜市觀光協會就是攤販組成的自治會,該會總幹事林定國表示自治會會監控攤販的餐飲衛生、清潔和使用範圍等,還會要求油炸的攤檔擺設空氣處理器。對於屢勸不聽的攤販,自治會有權將他們遞去處分,有機會撤證。

根據2013年統計,台北共有30326個夜市攤位。相比香港2016年底的數字(包含有牌和無牌),兩者相差約四倍之多。

對此議題,香港立法會議員劉小麗指出,政府近年執法太嚴厲,連小販用來糊口的幾天都要抺殺,才激發到公眾關注小販權益。

社會管治裏,存有『Social Safety Valve』(社會安全閥)的概念,意思是不可以全權壓制一些社會訴求,有少許的喘息空間,社會才安全。『大禹治水』的道理,不是去塞住通道,是以排水的方式來治水。」她說。

今年香港終於成功舉辦第一個合法新春熟食夜市,去年騷亂的旺角夜市,今年政府也沒有大力驅趕,這是否意味着,香港的攤販政策正走向開放?李大成不樂觀地表示,政府在2015年提出過要設地區主導的露天小販市場和夜市,但一直「只聞樓梯響,不見人下來」,沒有訂明清晰的墟市政策,沒法保障長遠的墟市發展。

他反而擔憂,香港政府面臨換屆,今屆政府的指引或承諾,都有機會大大變更;他只寄望民間不斷嘗試臨時墟市,「漸漸來打開缺口」。

 


 

要了解香港小販議題的整體背景跟脈絡,這一篇文章只是其中一個里程碑,建議讀者心有餘力去稍稍研究去年旺角夜市的騷亂(又稱魚蛋革命),會有更深入、更全面的觀點。小販和政府的戰場,也變成了港獨派和親中建制派的戰場。在這裡節錄維基百科的一些片段:「
● 在1960-70年代,香港處於經濟起飛初期,就業機會追不上人口增長,低下階層為了自力更生,走到街頭賣熟食和日用品,街頭販檔盛行,從事小販行業的約有30多萬人
● 1980年代起,食環署因市容和衞生等理由停發小販牌照,並加強取締非法的街頭熟食小販
● 1993年,兩個市政局給予主動交回牌照的流動小販一筆過特惠金補償,並重組一般事務隊為小販管理隊,打擊無牌小販
● 隨著香港人身份的強化、本土主義的興起,並且原先由流動熟食小販售賣的街頭小食進入街舖、快餐店、酒樓、便利店、高級食肆,成為了香港獨特文化,更拓展至中國大陸和海外,港式街頭小食和流動熟食小販開始受到部份香港人懷緬和捍衛
● 雖然政府推出美食車,本希望可以緩和牌照不足情況,但是入場費可高達數十萬元,令許多小販無力負擔
● 2000年前,農曆新年假期期間,市政局和區域市政局(食物環境衞生署的前身)的小販管理隊職員和房屋署職員大多休假,形成真空期,造就不少熟食小販在農曆新年假期借地營業,沒有人因此而被拘捕
● 2000年至2006年期間,儘管食物環境衞生署(食環署)相關的職員、警方和房屋署職員沒有休假,基於農曆新年氣氛而很少在農曆新年期間採取執法行動
● 自2006年至2011年期間,已發生多宗食物環境衞生署與小販之間的衝突事件。當中曾有小販因逃避食環署人員追捕時跳河溺斃。而食環署選擇性執法早有先例,市民為替小販不值並受圍堵起鬨、激起民憤的場面亦屢見不鮮
● 在2014年農曆新年,食環署人員曾突擊巡查,後帶走一名小販及檢獲走多部木頭車。雖然如此,取締行動引起在場市民不滿,有人高呼『阻人搵食,與民為敵』;在食環署人員離開後半小時,小販亦重新營業,夜市恢復熱鬧,可見打擊行動效果不彰。」

文中雖舉台灣的攤販自治風氣為例,其實香港也不一定要遵循台灣模式,還有很多其他城市可以當楷模。在台灣攤商應該只要不擋路,真的是滿自由的吧,只要協調好其實隨處可擺,人人都可當老闆。夜市攤販這個議題,除了觀光外,更強烈的含義在於社會基層就業討生活的權力,無數家庭能支撐活下去,靠的就是一攤賣了幾十年的路邊小吃;這種生意往往都是建立在執法的灰色地帶上,哪一天政府態度突然轉變,這些基層攤販的生計就會受到很大影響。香港的狀況即是如此,政府強硬的執法態度讓檔主毫無喘息空間,所以才會照成這麼大的反彈,包括市民還有民間團體的共同反對。

我相信如果台灣政府有一天也跟香港政府採取一樣的手段,那反彈的力道也不會比香港弱。然而,夜市牽扯的不只有攤販的生計問題,還要以全體市民的角度來考量,包含食物衛生、環境污染、噪音、安全隱憂等等。夜市議題也包含了傳統文化v.s.現代進步的議題,不可否認地,台灣商家在食衛上面改進空間非常的大,如果台灣人民的共同意識是讓大家繼續生活在這個灰色地帶(台灣灰色地帶大概全世界第一多),繼續享有便宜、方便的生活,那我們在其他層面犧牲的可就多了。便宜和方便的代價真的很大,未來是否有辦法能在這天秤兩端找到社會大眾都能接受的平衡點,真的是個大哉問。

同場加映:
【新年墟市】通州街熟食墟禁明火 美食冷冰冰 舊檔主無癮不參加|香港01
通州街熟食墟開鑼 少數族裔美食有特色 13檔小食全攻略|香港01
深水埗擬下月再辦熟食墟市望可使用明火 – 香港經濟日報

office hour PD 腸粉專屬 Office Hour

對以上的教學有些疑問?
文章讀完了,但自己設定時卻不斷卡關?
挑食消化道限時提供免費諮詢服務!
趕快來聊聊!
contact
contact
(或私訊粉絲專頁)

PD另外提供廣告代操、追蹤碼安裝與除錯、網站分析專業顧問等服務,歡迎來信詢問合作細節

office hour 請 PD 喝杯咖啡

產出高品質的內容其實不容易
您的支持與肯定會是 PD 支持下去的最大動力!
PD 的文章有幫助到您嗎?
不如考慮請辛苦的 PD 喝杯咖啡吧!
contact
contact
謝謝您❤